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贺红】先婚后爱11

菜菜一颗糖:

前文戳: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毛毛”红头发低着头说。


朱哥脸上的横肉堆起,他放在莫关山身上的手紧了紧,笑出一朵花,“毛毛啊,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朱哥这辈子最见不惯的就是欺负弱小的人了,现在这个Omega保护法也不完善你说说,你们Omega出来挣点钱也不容易,碰上这种仗势欺人的,哎”说着他深深叹了口气,仿佛他自己就是个饱受霸凌的Omega。


毛毛抿嘴苦笑,“今天谢谢朱哥替我解围,我敬朱哥一杯”


朱哥一看那眼角还粘着泪花的眼睛,顿时心里痒地不行,恨不得立马将他压在沙发上让他对着自己哭着求饶。


朱哥现在有点明白姓赵那小子为什么缠着他不放了,这Omega看着大眼小脸细皮嫩肉,明明柔弱的不行,但即使闪着泪花眼神里却有股子倔强的劲儿,让这双眼睛心甘情愿哭着求饶他宁愿戒荤半年!


“朱哥?”毛毛见朱哥半天不说话,一个劲儿盯着自己笑,硬着头皮提醒道。


朱哥被他这一喊清醒过来,哈哈一笑,“不不不,这应该是我敬你,我最欣赏的就是努力工作认真生活的人!”说着招呼他那一帮兄弟们,“来来来都坐过来都坐过来,咱们敬毛毛一杯”


大家呼啦坐成一片,酒桌上又热闹起来。


朱哥是打定主意要灌翻毛毛,今儿这个尸他是捡定了。


结果时针快指到12点,他这边的人倒了一半,毛毛除了有点上脸,没半点喝醉的样子,还在一脸认真地再给他倒酒。


“朱哥,来,这杯我俩碰了”毛毛举起酒杯,一脸为了报恩一定要让他喝高兴的表情。


朱哥嘴角抽了抽,将酒杯按下去,“哈哈毛毛酒量不错啊,你等等我先去厕所放个水,出来咱们再好好喝”


朱哥将他身边的一个黄毛一踹,“起来!去解手”


一转过弯,黄毛立马凑上来,“大哥,这婊子也太能喝了,老三都叫他放倒了,咱们要不直接绑走得了,我看他一时半会儿醉不着”


“放屁”朱哥骂道,“绑回去那不就是强奸?老子是那种人么!再说你别看这小子柔弱,性子倔着呢,你要强上他估计能给你死在床上”


“你怎么知道啊老大?”


“我刚才趁机看他脖子,上头干净得很,身上倒是有挺多疤,估计没少为这事儿挨打”


“那老大咱们要不要……”


“再看看”朱哥打断黄毛,“这人多,Omega发情容易吸引人人”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朱哥意外的在一侧卡座上看到了那位富二代,一圈的Omega围着一个面色不善的赵少爷,赵少爷坐在他们中间戾气虽是重了点,但架不住好看,那白净的小脸甩了那一水的Omega不知道几条街去了。


朱哥心思活络起来。他这人在床上有那么点小爱好,就是喜欢看小年轻在床上做给他看,等他看够了再加入他们,三人一起共登极乐。


赵少爷一抬头也看到他,眼神明显瑟缩了一下,不服气的别过脸去。


朱哥大摇大摆走过去坐在赵少爷对面。


赵少爷立马挺直了背,紧张的望着他。


朱哥嘴一咧,“还等毛毛呢?”


赵少爷没说话。


“别等了,早点带你这几个小妞回去,他今晚没工夫伺候你”


赵少爷拿眼角看了一眼朱哥。


“怎么?不服气?”


“我拿钱砸了他半年,砸掉他半条命也没跟我睡,就凭你今晚给他点小恩小惠?”


朱哥脸上的肉颤了颤,哈哈一笑,“小兄弟,你还是太年轻,床上的事哪能光靠钱啊?”


赵少爷抿了口酒,“下药这事你别想了,他很谨慎,出了自己视线的酒杯他不会碰”


“哟,这都试过了,小兄弟上道啊。我跟你有眼缘,今天这事朱哥我帮你,你朱哥我什么样的人没带上床过啊,就是alpha那也能操”
这话惹的一圈的omega咯咯直笑。


赵少爷终于抬头正眼看朱哥了。


“这么着,地方你定,人也你先来,你用完我再用,不过房钱你来掏,怎么样?”朱哥这么说是有原因的,这些富二代找的酒店一般都比较安全,再说万一出了事他也方便开脱。


“地方我定”


“对,地方你定”


“人我先来”


“你先来!”


“什么时候走?”


“你车在门口?给我车牌号,在车上等我”


“行”


 


就在莫关山以为朱哥察觉到什么开溜了的时候,对方满脸春光的回来了,莫关山没在他身上闻到信息素的味道,嫌弃的想不会是他妈的熬不住在厕所撸了一管吧。


朱哥凑上来搂着他,莫关山硬挤了个笑,“朱哥,接着喝!”


朱哥没拿酒杯,伸手在莫关山鼻尖刮了一下,大着舌头说,“小宝贝,今、今天我是不行了,下次咱们在一起喝哈哈。你住哪儿?我让黄毛开车送你回去”


莫关山犹豫了下,说道,“那就谢谢朱哥了。”


刚走到酒吧门口,莫关山就觉得不对劲了,他呼吸开始急促,连带着脚步漂浮。


朱哥一把搂上来,大声嚷嚷,“我说这酒后劲儿大你怎么不信呢,慢点慢点,咱们先去找车”一边说一边把莫关山往停车场拽。


莫关山仔细回想酒桌上哪个步骤出了错,他肯定自己没喝任何经过朱哥手的东西。


货不知道还在不在朱哥身上,莫关山感受到自己体温明显升高,犹豫要不要给孙瑾他们发信号。


朱哥连扶带拽,把他带到一辆黑色911面前时莫关山只觉得头更疼了。


贺天从车里跳下来,两三步走到朱哥旁边,拽过莫关山掰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扭头看自己,他看见莫关山开始对不上焦的双眼。


冷笑一声,贺天一把将莫关山推进副驾驶,“操,你他妈也有今天,老子今天老账新账一起算。”说完扭头对朱哥说道,“上车”


朱哥呵呵一笑,对身边的黄毛和一个光头使了个眼色,自己坐到了狭小的后排。


 


莫关山知道自己进入发情期了,引擎声在耳边忽大忽小,他扭头看了一眼贺天,对方胸口起伏明显,显然是受到自己信息素的影响,同时后排朱哥的信息素也开始侵扰他的嗅觉。


一个想让他靠近,另一个这让他作呕。


他咬破舌尖尽量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他刚刚给孙瑾发过信号,朱哥身边的人已经有自己这边的人去跟。他不知道贺天是怎么跟朱哥走到一起去的,不过既然他在自己身边那暂时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着了道,但这玩意儿现在肯定在这伙人身上,盯紧了别让他们跑了肯定能查出来。


 


贺天一脚刹车停稳车,两步走到莫关山这边将他从车里拽出来,奶香味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扭头看了车后的朱哥一眼。


朱哥正扭着他肥胖的身躯从车里下来,突然觉得背后一凉,抬头看去,除了赵少爷满脸不满的看着意识不清的毛毛,别的什么事儿也没有。


赵少爷一阵风似的拎着毛毛进了大堂。


大堂经理刚迎上来就听见面色不善的二少爷抛下一句话,“把整个顶楼封起来别让其他人上来”,说完搂着人直往电梯那边去了。


经理啧了一声,这是要上床还是要杀人啊?


朱哥紧赶慢赶跟着贺天一起进了电梯,气喘吁吁的说,“急什么,他又不能跑了”


电梯门一关上,毛毛的信息素瞬间填满了整个空间。赵少爷眼睛有些发红,朱哥心里冷笑,到底还是年轻人,这么点信息素就承受不住,猴急猴急的要脱裤子。


到了顶楼,赵少爷两三下输了密码打开门,将毛毛打横抱起三步并两步走到床前将他放下。朱哥将门一关,慢悠悠的往里走,心想这小子够下本,这酒店也是市里数一数二的,打个炮都来这里开总统套房,暴发户的种就是没什么文化,浪费!


正想着,朱哥眼皮突然一跳,没来得及反应他整个人飞起背部撞上了身后的墙壁,他顿时疼的蜷缩起来,腹部挨的这一下让他半条命都要折进去,他吐了口血,抬眼四处寻找攻击他的人。


面前除了赵少爷没有别人。


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刚才那一下是姓赵的踢得??


赵少爷慢慢过来蹲下,撕住他的衣领,“刚才哪只手搂的他?”


眼睛还是狭长漂亮的眼睛,只是里面早就换了颜色,黑色里浮动着暴虐和冷酷。


朱哥吞了吞口水,大惊失色的同时暗自后悔之前自己太过大意,竟叫这小子骗过去了,还真以为他是色厉内荏的毛头小子,上来也没让身边的跟着,他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光凭刚才那一脚他就知道。


心里这么想,朱哥嘴还是一咧,说道,“赵少爷你这是何必,你要喜欢你就拿去用,犯不着为了一个婊…一个Omega伤了兄弟们之间的和气。你要喜欢,兄弟手里多得是比他好看的,改天我都给你送过去。”


赵少爷不为所动,一手握住他的左手腕,“我知道你是左撇子。”


 


处理完朱哥,贺天连忙转过身去看莫关山。莫关山奶香味的信息素在空气里越发浓郁,他用力闭了闭眼,之前朱哥还能动的时候多少分散了他一些注意力,现在就完全是在挑战他的自控力了。


他拿出之前准备好的抑制剂来到床前,只要给莫关山注射进去,今天的任务就到此结束并画上完满的句号。


莫关山躺在床上紧咬嘴唇一言不发,他双眼发红,冷汗已经打湿了他的额前的刘海,大半个肩膀从宽大的毛衣领里露出来。


贺天看着这一幕愣在那里,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
莫关山觉得贺天再看下去他要叫出声了。
贺天鬼使神差的低下了头,朝着莫关山的嘴唇越靠越近。


门“砰”的一声被打开。


贺天立马跳开,离莫关山一米远,同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叫道,“毛毛你还好吧?!”


寸头从外面冲进来,后面跟着孙璟一队人。


他这才想起他之前通知孙璟他们差不多时候上来提人来着。


“卧槽,你没给他注射抑制剂?”孙璟皱着眉看了一眼贺天。


“在这呢我给他打”寸头手忙脚乱的拿起床头的抑制剂,孙璟上前看了一眼莫关山的脖子,眼神古怪的又扫了贺天一眼。


贺天被他看得很不自在。


等给莫关山注射完抑制剂,孙璟看向角落里的朱哥——已经看不出死活。


孙璟第三次看了贺天一眼。


“还活着”贺天面无表情地说,接着又蹦出四个字,“正当防卫”


孙璟翻了个白眼。


 


一切处理完,孙璟他们撤队走了,留下莫关山在贺天这里休息,临走前孙璟嘱咐莫关山好好躺着,明天给他调休一天。


贺天一想起之前自己俯身要吻莫关山的那个瞬间,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他不自在的干咳了一声,说自己就不打扰莫关山休息了,说完逃似的跟着孙璟他们一块下了楼。


 


他坐在大厅里发呆,脑子里总是自己低头时看到的莫关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需要回去好好翻书查一下,看信息素是否会影响另一个人的心跳,否则他今天怎么总是心跳加速。


总的来说今天算是一切顺利,他根据莫关山的描述,通过那么一些途径迅速调查了朱哥的一些基本信息和个人癖好,帮莫关山获取了他们那伙人的注意,随后自己在酒吧找了隐蔽的地方注意着朱哥他们的动向,除了偶尔他看到朱哥对莫关山动手动脚时,他的表情吓到了身旁的Omega以外一切正常。


之后故意刺激朱哥,让他对莫关山下手。朱哥提出要让他们三个单独开房时,贺天虽然惊讶于对方居然还对他产生意思,但还是顺坡下,按着朱哥的计划走。只要朱哥拿出了了那瓶东西,自己就有把握让他把什么都吐出来。


他在酒吧时和莫关山换了手机,在车上等朱哥时他联系了孙璟让他们盯紧朱哥身边的人。


他们走过来时贺天就已经注意到莫关山不对劲了,说明货肯定就在今天这桌人的身上,贺天让孙璟他们去处理朱哥身边的人,自己迅速带着莫关山和朱哥走了。


他只是想尽快帮莫关山处理完案子,贺天安慰自己,既然决定要帮忙就要有始有终,这是他做事的一贯作风,所以他才着急带朱哥和莫关山到这,好引开朱哥顺便亲自看看他身上到底有没有那瓶东西,跟不想让莫关山在公共区域进入发情期一点关系都没有。


贺天闭了闭眼睛,让自己接受这个完美的理由。


睁眼的时候看到贺呈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


“你怎么在这?”


“刚见了你的心上人”贺呈说道。祁放大半夜跑过来拜托他帮忙找一个人,不帮忙还把见先生扯出来说事,说什么是见先生嘱咐自己要照顾他,结果现在一个小忙都不帮云云。


等处理完他那边的事都已经这个点了,他懒得开车回家了,想先来家里酒店这边对付一晚,刚进大厅就见贺天脸色阴晴不定地坐在大厅沙发上不知道想什么。于是他故意揶揄道,想逗逗这个鲜少情绪外露的弟弟。


谁知贺天一听脸色更沉,对着贺呈劈头说道,“他才刚打完抑制剂睡了,你找他干什么?”


 


贺呈挑了挑眉。


 
tbc.

评论
热度 ( 129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