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鱼骨

来自狱寺隼人左耳的耳钉:

真的只想看谈恋爱。我爱战损狱。


2.


  云雀恭弥反手抽出枪,子弹弹出弹夹,划破漆黑的夜色,准确无误的命中目标。自教堂立誓后不见踪影的狱寺隼人就依于他背后不远的墙角上,勉强支着沉重的眼皮将这一切看着眼里。




  浓郁的血腥味蔓延于空气里。




  他将左肩连同身体的全部重量托付给墙壁,沉重的喘息着。喉咙像是经久不用的老风箱,耳膜伴随着呼吸隐隐作痛。




  被打倒的敌人连同没了子弹的枪支一起被扔在了三百米开外,所处一片粘稠,入目一片鲜红。这些怕是都是他的血吧,至少现在左手还能动。他有些恍惚的想着。已经麻木的疼痛差一点让他忘记了右肩上还有一个冒血的大窟窿。




  这里离云雀的住所不到十分钟的路,远离人群和闹市,唯一的照明工具只有甚远的路灯和淡淡的月色。不知数量的敌人似乎胸有成竹毫不急于结束围剿,枪声暂歇。




  “狱寺隼人。”云雀恭弥刻意压低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传来。




  “没事,还活着呢。”他试图用力捂住伤口,眼神复杂的看着云雀,强打起精神,说道,“十五人左右,我干掉了四个,两个受了伤,枪里没子弹了。”




“这群猎物好像挺有趣,能让给我么?”云雀恭弥晃动着手中的枪,对面的人群开始发生轻微的骚动,不过很快就静了下来。




   “···随便你。”眼前是挥不去的黑翳,冷汗已至额头滚落鼻尖,他感到嘴中发咸,腥味浓重,却想要笑出声来。




   这真是像极了数年前在黑耀校园废墟中他们的对话,只是时过境迁,很多东西再也回不去从前了。他与云雀恭弥联婚,背负着彭格列,成为了试图束缚云雀恭弥的锁链。更何况这根锁链还有些不听话。




   他感到喉咙发痛,难以呼吸,宛如鱼骨在喉。或许云雀正巴不得他即可死去。他有些慌乱的想到。




   突然间枪声自远处想起,人群混乱起来,枪声和喊叫声嘈杂,草壁的声音混杂其中。




   支援来了。




  “在我解决这些食草动物前,你最好不要睡着,狱寺隼人,”他听到云雀说,声音冷清,“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我尽量。”良久后,他轻轻说道,闭起眼睛。疲倦混杂着安心感袭来。


   接下来的记忆像是醉酒后的走马灯,先是凄厉的喊叫声和绝望的呻吟,然后是一片寂静,最后他感到有谁的手托着他的后颈,他的额头抵着谁的胸膛,是不知何时体会过的熟悉的温度。他艰难的移动手指,勾住那人的衣角,听到云雀的声音低低的传来,近在耳边。




  “没事了。”声音有着真正的欣慰雀跃。


 



评论
热度 ( 18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来自狱寺隼人左耳的耳钉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