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烟消—修仙修不出个好结果:

【鸣樱/爱像一只寄居蟹】

春野樱是最好的姑娘。

*
不知道在哪听过一句话:时间久了爱情的滋味也淡了,不再是最初的猛烈,也没有最初的芳醇。

漩涡鸣人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

女人过了一定的年龄就不在想着风浪,她们可能只是想找个能依偎的地方。
漩涡鸣人想给春野樱一个家。

但是没人敢说。

拯救了木叶村的男人,他一生传奇不朽,年少闯荡四方,曾经孤独一人,现如今获得所有人的认可。

可就是这样的男人,他最害怕的是春野樱。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她哭她闹,漩涡鸣人是真的怕极了。少年时他想把世界上最好的给她,因为她是最好的姑娘。

爱像一只寄居蟹,它要把人撕碎,要隐藏身体最软弱的部分。

当上火影后他们单独相处的时日也不多,他总是会用余光去看那头樱色的头发,去看那抹红色的身影。

当时他们还没成家,日向雏田会每天给他做便当,有时候去家里打扫打扫卫生,曾经那个黑暗拥挤的房间也有了家的味道。

火影的日子也不好过,业务一堆堆等着他去处理,但是他感觉很满足,他的一生圆满了。
可那樱色的头发就像丝线紧紧地要把他勒住,不让他走,不让他呼吸。

漩涡鸣人印象深刻的一次是窗外在下雨,天很阴,春野樱穿着黑色的大外套来给他送伞,他听着她抱怨冷,他接过伞笑。

“樱酱还是留长发吧。”

那样好看。

*

春野樱还是和宇智波佐助结婚了。

婚礼办得特别简陋,只举办了不到十人的礼宴,漩涡鸣人第一次这么火大,他想狠狠把佐助哥打一顿,都结婚了还他妈装清高。

但是他没有。春野樱穿的是印着樱花的和服,她留了长发,看上去真的很美。

漩涡鸣人突然感觉那衣服很眼熟,对了,那衣服是以前他和她一起挑的。

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是四战还没开始前,当年宇智波佐助还没回村子的时候,第七班只有他们两个学生的时候。

“鸣人!你过来看看这衣服怎么样?”她扯着一件和服朝自己喊。

“樱酱……我看不到啊……”他双手捧着十多个礼物盒子,快撑不住地往后倒。

“真是,早知道就不和你来约会了。”少女嘟嘟嘴转过身去挑衣服。

这哪是约会啊,明明是把自己当苦力……
从那以后漩涡鸣人就再也不敢和女人逛街了。

他看着新郎新娘,没有最初的苦涩,他心里竟然一阵狂喜,她听他的留了长发,她穿着他们挑的和服。

晚上宇智波佐助有点醉,看样子肯定是被调侃过了,他抬着新郎往梯子上走,宇智波佐助露出的一只眼睛还是很清明,他抖了抖嗓子:“鸣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让樱幸福。”

漩涡鸣人知道他指什么,他身处暗部,每日将劳走奔波,无暇惦念儿女情长。

这样的人,注定无法拥有一个完美的家。
但是春野樱愿意把一切都给他,她给他一个能回来的家,尽管简陋,但是会让他觉得温暖。


漩涡鸣人什么也没说。
他想给春野樱一个更好的家。
但是没人敢说。


你知道什么最可怕吗?
最可怕的不是漩涡鸣人不是宇智波佐助,是春野樱什么话也不说。
她什么也不说,明明只要她说她想要什么,漩涡鸣人就一定会为她做到。
但是她什么也不说。

漩涡鸣人想哭。

“我知道我是个胆小鬼,我能喜欢你一辈子,但是我不敢拥有你。”

“我不知道你过的好不好,因为你的表情让我不敢问。”

“但你还是那个脾气大爱打人的小姑娘,喜欢和我开玩笑。”

“你很坚强,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份感情,我求你对自己好一点。”

*

他还是结婚了。

婚礼办的很豪华很上档次,新郎穿西装穿得笔直,新娘白色的婚纱扫到地上。

这是他的日子,他放下心里的樱发,准备过新的生活。

春野樱把头发梳成马尾,看上去精神,她没什么打扮,穿着上班的医用白大褂,一看就是急着下班就来。

漩涡鸣人隔着拥挤的人群朝她笑笑,示意她找地方坐下。

但她招手要他过来,漩涡鸣人一向拒绝不了她,他无奈地走过去,新娘紧跟着被人群围住。

“怎么了?”他问。

春野樱一把抓着自己的领子往她身上提,这吓了他一大跳,他个头已经比她高了很多,他当然不觉得这姑娘对他有什么威胁。

春野樱熟练地把他打乱的领带拿下来重带,翠绿的眸温柔地渗出水,故意摆出很凶的样子:“你怎么搞的!这种时候领带都系不好!”

漩涡鸣人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不刺鼻让他莫名的安心。

“樱酱……我第一次系嘛,也没注意这么多哈哈。”他笨拙地笑起来,好像他还是小时候的吊车尾少年,没有了现在的处事圆滑,没有了生活磨平的棱角。

他看着这个女人,他的手指扫过她柔顺的樱色长发,他觉得特别舒服。

*

医疗队长春野樱病了。
不是大问题,被风吹多了就发烧了。

七代目放下手里的笔就准备离开,窗外下着雨,旗木卡卡西在一边揽着他不让他走,最终还是鸣人把自来也最终限量版亲热天堂拿出来才肯罢休。

他在路上想起了自己的老师,自来也曾经拿着小黄书和年幼的自己说过:“小子,所有的爱情都必须要靠着肉体,不过我这么说你也不懂吧哈哈哈哈——”

但是现在漩涡鸣人知道老师指的什么,他可以发誓他从来没有碰过春野樱,他可能意淫过,可能想过,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像爱人那样真正的做过爱。

他在路上溅起一趟趟水花,噼里啪啦。

他喘着气来到她的病房前,她身边空无一人。

下雨的天气把他心里的怒火浇了个透。阴森的暗影描摹女人清秀的面庞。

他颤抖的手摩挲她的嘴唇和眼角,漩涡鸣人想哭。

春野樱是最好的姑娘。

但是她不说,他也不说。

“也许女人最需要的不是轰轰烈烈的一次爱情,至少我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坚实的臂膀,在我迷茫时支撑我的家。”

“也许我很残忍,我已经不知道我想要什么。现在想起来,我可能不是那么地喜欢佐助君。年少的喜欢说的轻快,现在就是我心里的大山,压得让我喘不过气。”

“我希望你能过的很好。”

“鸣人,一直以来谢谢你。”

*

又是下雨的时节。

现在还是夏季,雨突然就来了。

他拿着日向雏田给他备好的伞,他的妻子怀孕了,他应该早点回家照顾她。

只不过雨突然就越下越大,大到连伞都挡不住,他皱着眉在雨里走,街上什么人也没有,天边黑漆漆的,像是梦魇。

风雨一齐而来,要把她备的伞毁坏。

他半眯着眼,在远处是熟悉的房子,是春野宅,他记得一楼住父母二楼住小樱,自从春野樱嫁进宇智波佐助家那房间就空了。

他在心里嘀咕只是去避个雨。

伟大的火影大人此刻像极了一个小偷,蹑手蹑脚地往墙上爬。

他侧个身滚到天台上,把伞放到一边。他盘坐下来望着天,他希望这雨在大点儿,大到看不清方向,看不清世界的模样。

“鸣人——?”

熟悉的声音。

他忍不住回头,那姑娘真的站在那里,散着头发披着浴巾,那双绿色的眼睛打量自己,和小时候一样。

他动了动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她打开天台的玻璃门让他进来,随手推了个椅子放下。

她一屁股坐在床上擦头发,漩涡鸣人有些窘迫:“樱酱,你,你怎么在这里?”

春野樱白了他一眼:“我平时会回来看看的,你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

漩涡鸣人还没开口,她又自顾自说起来:“也是,毕竟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火影大人每天这么忙,当然不会在意我的事情。”

他急着喊“不是的!”,那反驳的声音被大雨的淅沥声覆盖住。

春野樱不管他怎么说,她继续擦头发。
那头发更长了,好像比雏田的还要长一点。

他笑着调侃:“话说,樱酱,我饿啦……您这里有吃的没?”

“拜托,火影大人,我可不是你的保姆。”
她抱怨似的闭上眼,他乖巧地坐在那里,离她几步远。

她睁开眸子往深处走,留下他自己坐在那里。

他转头去看雨,越下越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雨倒是打进了他的心里,他需要再疼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看的出神,春野樱把他的耳朵提起来,他疼得咧嘴求饶,有什么东西放到了他手上。

是一小盘蛋包饭。

雏田经常给他做,蛋包饭上总有“love”之类的番茄酱字样。

但是这盘什么字也没有。

她没好气地吼他:“锅里剩下的,凑合着吃!”

他愣愣地摸着盘底,感受传来的热气,春野樱没看他,她进了卫生间去吹头发,没空出来。

他拿起勺就往嘴里送,混着眼泪,他感觉好咸哇。

应该是很甜的,眼泪啪嗒啪嗒被雨声搅碎。

但是意外的好吃。

*后续

“你平时都吃什么?”春野樱托着腮看他吃的一脸模糊。

“唔……在家是雏田给我做,当上火影后每天这么忙,回去的时候都挺晚啦……”

“……”春野樱已经握紧了拳头。

“等、等等!我说!经常去吃拉面…还有…”

“不准再去吃没有营养的东西!听到没有!”她的拳头打在他的头上。

“好,好。”



END.

作为一个火影迷真的很抱歉,当年出来最后一部剧场版后我他妈真的没再看过火影,两人断臂以后的疾风传也没看过,就比如太子结婚什么回忆什么的都没有

说起来很不好意思
从始至终我只站鸣樱

我从来没见过,超越了肉体,过渡了灵魂,他和她不是爱人,却比世界上任何一对情侣还要来的真情。

看到博人传商业化作品emmm
我真【哔——】他妈的

评论
热度 ( 73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烟消—修仙修不出个好结果 转载了此图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