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贺红】Bull’s Eye-正中红心(2)

搓丸子的老卷毛:

 


※校园,ABO(硬核Omega,原梗授权见首章)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阿先,欧欧西归我






前文:(1)


 


 


眼睛扫过莫关山半露的睡颜,贺天偶尔会好奇——这家伙课余究竟在干些什么——不然为何非上课时间,除了睡觉看不到他做任何其他事。


不过今天他没能纳闷多久——找上门来的麻烦打断了他的猜测。


 


“贺天!有人找!”


朝门口传话的男生致了意,贺天走出教室,和门外候着的人打上照面。


那光滑如机场的平头让他觉得眼熟。


“还记得我吗?八班的刘威。”平头抬抬下巴,盯着贺天的咄咄目光里满是挑衅。


了然点头,此刻贺天脸上的笑生生多出一股欠揍的意味:“当然,上次的球赛虽然你们输了,但打得很爽。”


明摆着哪壶不开提哪壶,平头被狠狠噎了口,又碍于不是发作的时机,只能气得咬碎了牙往肚里咽:“不得不承认,你球打得很好。”


“过奖。”谦虚地摇头,贺天表达了结束这无聊对话的意愿,“你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说这个吧?没事我走了哦?”


“等等!”一把扣住扭头欲走的贺天手腕,平头在对上贺天回过身时那暗含警告的不悦眼神刹那,隐隐感到面对强者的紧张和兴奋,“我找你当然有事。今天下午课外活动,我和你,自由组队,5V5,篮球场见。”


勾起嘴角,贺天挑了挑眉:“这是邀请?”


“不,”收紧手掌,平头在贺天偏白的手腕上留下五指红痕,“是战书。”


 


贺天会主动上门找自己,这在寸头看来是件概率趋近无穷小的事。


“贺、贺大佬?”教室门口的男孩有些瑟缩——看他扒着门框不太敢出来的模样就知道,“您、您找我?”


“紧张什么,”暗自叹了口气,贺天一把揽住寸头肩膀把人从门框上扣下来,“我又不会吃了你。”


“大佬您有什么话请尽管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浑身僵硬地缩在贺天臂弯里,寸头在求生欲的压迫下口齿伶俐仿佛下一秒就要报菜名。


“啧。”忍不住伸手巴了这小子脑门一下,贺天觉得这家伙简直傻得天真,“少贫,我来找你打球赛。”


“啊?”话题转移太快就像龙卷风,寸头转不过弯的脑子显然濒临死机,“篮球赛?”他抬头,瞪大眼睛愣愣看向贺天,“找我?”


“对!就是你!”恨铁不成钢地又拍一下,贺天真心觉得这傻蛋呆得可以,“上次和八班比赛,我看你球技不错嘛!”


“哼哼,那是!”不提还好,一提八班,寸头捏着指骨瞬间从呆萌少年身份转变为凶残不良,“那群渣滓,敢借着球赛搞我兄弟!老子见他们一次打一次!尤其是那个平头!”


“找我约赛的,就是那个平头。”紧了紧寸头肩上的手臂,贺天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很明显,他想借着这次机会雪耻上次的落败。我们为何不抓住机会,替灰毛兄弟把上次球场上受的伤讨回来,为他报仇?”


“贺大佬!”挣脱贺天的禁锢,寸头双手抱拳朝贺天行了个礼,“小弟听您调遣!”


“都是兄弟,好说好说。”情谊满分地按下寸头的手,贺天重新勾上他,凑在他耳边郑重其事,“展正希见一我已经通知到,自由组队现在就差一个人。我估摸平头肯定也会拉外援,你帮我看看,你身边有哪个合适的,把他拉进来。记住,实力一定要足够强大!”


“足够强…”捏着下巴认真思索,寸头马上联想到一个最合适不过的人选,“有啊!我老大!和你一个…”


“我撤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寸头同志!”严肃地朝他飞礼,贺天放开寸头一秒消失在楼道拐角。


“...班。”弱弱吐出最后一字,寸头十分摸不着头脑。


——你同桌不就是最佳人选吗?


 


所以被寸头拉到球场边,看见比赛还未开始就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场地,莫关山整个人还完全处于状况外。


他疑惑地望向寸头,对方默契地读懂他的眼神:“贺大佬和八班宿敌的命运之战,围观者当然多啦。安啦安啦,老大你这么厉害,那几根毛根本入不了你眼的!”


贺天。咀嚼着这个名字,莫关山眉头紧锁,被寸头强势地拽进候场区。


人群因为这抹无征兆降临的红色突然沸腾,被欢呼声惊到的莫关山诧异地抬头,正巧和等在场边的贺天对上视线。


“原来寸头口中的最强者是你。”贺天脸上友好的笑让莫关山根本看不出一丝诡计,“来,给你简单介绍一下:见一,特长班绘画生,手稳,擅长外线远投,打得分后卫;展正希,特长班普通生,控场能力一流,打控球后卫;寸头灵活体力好,打大前锋;我负责跟他们直面碰撞,小前锋。我听说你挺厉害的,中锋,应该难不倒你?”


得到莫关山肯定的回答,名为展正希的男生点点头,正准备开口道“你好”,就被身边的金毛抢了先:“嗨!我叫见一!你就是莫关山吧!哎呀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很高兴认识你!”


被迎面扑了个满怀,莫关山下意识伸手回搂住他,定住脚步后护着见一以防他摔倒:“...莫关山。”


“见一!别胡闹!”被展正希揪着后领从莫关山身上撕开,见一委屈巴巴地低头认错。


“抱歉,他就这样,人来疯。”教育完毕,展正希朝莫关山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你别介意。”


点点头,莫关山随即又摇头:“不会。”


“我说展正希,你真应该好好管管见一。”叉腰守在莫关山身侧,寸头伸出食指直怼见一,“你这年级前三都跟他去了特长班看着,怎么整天还是这幅没大没小的样子?我老大是你能随便抱的吗?!”


“嘿我说你个秃头!毛毛自己还没说什么,你从哪冒出来的?!”说着歪过身瞟向依旧有些状况外的莫关山,“他们私底下都叫你红毛,我觉得毛毛更显亲切~你不介意吧?”


我介…刚想开口拒绝,球场另一边便传来平头的喝声:“磨磨唧唧半天,你们还打不打了?!”


 


顺着声音看过去,平头带着他的队友似乎已在场边等待许久。


“卧槽!”最先发出惊呼的是见一,他一眼锁定对方队伍中那个最高大的身影,“刘威那个王八蛋!他把我们班篮球队的‘人形坦克’拉来了!”


闻言莫关山眯起眼,看着那身高一米九的大块头从座椅上站起。


“卧槽!”寸头第二个骂娘,“这他妈算作弊开挂吧?!”


贺天站在最前,面无表情地注视对方缓缓入场,墨色瞳孔阴沉得能滴出水。


 


脚边响起篮球落地的清脆碰撞,贺天侧头,莫关山运着球的坚毅侧脸背着西下的日光,牢牢定格在贺天眼眸。


注意到贺天过于专注的视线,莫关山偏头,脸上看不出一丝面对强敌的畏惧。


“不走?”平淡如唠家常的询问,给暗沉的黑眸点燃全新火焰。


“走。”大手一挥,贺天率先迈开步伐,“我们上。”


 


放狠话之类的环节被自动省去,双方都心知肚明,对方在这场较量中打着什么算盘。


哨音落下,比赛正式开始。借助身高优势,贺天原地起跳率先夺球,和展正希打了个配合,轻松绕过对方三个防守,顺利进球。


场外贺天的支持者尖叫如浪,开场得分的贺天边跑位边朝她们眨眼致谢,撩得一票妹子脸红心跳。


“我日!贺日天你能不能别骚?!”目击证人隔着半个球场冲他怒吼,惹得场外一阵哄笑。


“嫉妒啊?”贺天坏笑着冲他咧嘴,一个远传将球送到他手上,“那你来!”


“来就来!”稳稳接球,见一原地起跳,中间甚至没有犹豫。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弧线,稳稳当当落入球框。


漂亮的三分。


“啊啊啊啊啊!”姑娘们又不淡定了,“见一好帅啊!!!”


“客气客气。”双手合十举至头顶,见一一边绕场作揖一边噘着嘴跑向展正希,“不过,人家最想要的还是展希希的夸奖啦~~~”


“走开傻逼。”按着见一的脸一掌把他推开,展正希冷着脸继续跑动,“对方控球,注意防守。”


“呜呜呜。”哭丧着脸跟着跑起来,见一才不会告诉展正希他看见他耳朵尖红了。


 


“靠你们别玩了!”从对方篮下开始跟进,寸头发觉控球手脚程快得惊人,“防防防!”


绕开寸头一个篮下起跳,进攻球员在寸头跃起拦截的瞬间脚步急刹,重心压低脚下生花,成功骗过寸头,逮住他身体另一侧的空档展臂投篮。


短短的距离,精算的瞄准,篮球划着距离球框最短的弧线,在空中留下势在必得的残影。


“砰!”


是球在距离篮筐不过一掌的距离,落入掌心的声音。


只顾盯着球的观众无人看清那只手从何处伸出,又是怎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截断这粒原本不可能落空的进球。待众人反应过来,篮球已经在那抹如同鬼魅的红色带领下连过三人,直破禁区打板命中。


诡谲的寂静持续了三秒,随之爆发的是震耳欲聋的欢呼。


“卧槽!这他妈也太屌了吧?!”


“谁看见了吗?有谁看见发生了什么吗?”


“莫关山在对方禁区抢篮板,一个人连过三人打板上篮!”


“他速度也…太快了吧?!我还没看清球就在另一边进了啊!”


 


随意地撩起球衣下摆蹭了蹭额角,莫关山对场外愈发激烈的尖叫充耳不闻。


手腕冷不丁被人擒住,莫关山诧异地抬头,正对上贺天神色略微不满的脸。


“干吗?”


没有正面回答,贺天只是按着他的手腕往下压,直到他放开手心的衣角:“没什么,打得不错。”


翻了个白眼,莫关山甩开他的手。


神经病。


 


上半场平稳度过,贺天队势头正旺,领先对方八分。


“那个大个子,上半场基本没动太多,”擦着汗,贺天对围成一圈的队友低语,“恐怕他们下半场有什么动作。”


“平头那小子喜欢玩阴的。”灌了口水,寸头忿忿应和,“大家小心,比分拉到这个程度,他肯定会在下半场动手。”得到众人应允,寸头最终把视线落到正捧着瓶子嘬个没完的见一身上——劈头盖脸就是一巴掌,“喝喝喝!就知道喝!喝那么多等下还跑个屁!”


捂着头顶,被打掉水瓶的见一可怜兮兮地向展正希投射狗狗眼:“我渴嘛…”


“我觉得寸头说得对。”


 


下半场开场不过三分钟,平头的战略便初露端倪。


“贺天和展正希是硬茬,不容易动。”半场休息时,他如是和队友分析,“那个红毛的真正实力现在还不完全清楚,暂且观察。下半场,我们就先把目标定为寸头和见一。”


于是,当见一在场中被绊倒时还没人说什么,而当寸头在三分线处被推搡摔倒,明眼人都发觉有问题了。


“没事吧?”喘着气跑向寸头,莫关山蹲下身替他上下查看。


“没事。”借莫关山胳膊的力站起,寸头活动隐隐作痛的膝盖,感觉没什么大碍,“这孙子,手脚果然开始不干净起来了。”


沉着声没说话,莫关山冷下的眼神在对方球员身上一一扫过。


 


比赛继续,平头的战略也继续。袭击目标仍然定为见一和寸头,可他们逐渐发觉,自己引以为傲不起眼的小动作似乎不如方才见效了。


比如打算在运球进攻的过程中冲向见一借力把人撞开,球却在半路被从另一个方向袭来的莫关山截走;又比如笃定在本方篮下争夺篮板球时故意将球拍到寸头脸上,却总有一个碍事的红毛隔断视野。几番下来平头不得不叫停,聚拢队员改变计划。


“放弃寸头和见一。”气急败坏的他几乎是咬牙切齿,“以坦克为首,目标锁定莫关山。”


 


暂停结束,重返球场的莫关山敏锐地察觉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明显比刚才翻番。他低下头,嘴角瞬间翘起一个不被注意的角度。


针对莫关山的防守力度猛增,而被防守者本人似乎不甚在意,几个眼神传达给队友,比分短时间缩小方才因队员受伤而落后的差距。


“WTF?!”平头感觉见了鬼——明明莫关山已经被防死,对方比分为何还一路飙升。


“贺天。”坦克一语点醒梦中人——莫关山故意吸引大部分注意力,为的就是让他们放松对贺天的警惕。


——都他妈被那该死的红毛气忘了,还有贺天这个麻烦在!


“艹!”一声怒喝,平头对坦克下了死命令,“你,用最快速度,干掉莫关山!”


 


莫关山四周的防守有所松散,而面对身前猛然增多的对方球员,贺天快速扫视全场,精准地把球传给他。


接球的红毛身形一晃,弯腰低空躲过正前方的防守球员,直直冲向对方篮筐。


其他人被队友缠住,篮下唯独只剩大个子一人。莫关山手上飞速运球,目测一条最佳的上篮路线,轻抿下唇便开始全力冲刺。


坦克也适时迎了上来,他看破莫关山的策略,在预测的起跳点前下坠重心,准备倚靠体重和体型差的优势在莫关山跃至半空的当口将他撞出场外。


这一下成功,贺天队就算没了这号人物。


 


如坦克所料,莫关山选择了那条路线;如他所料,莫关山的起跳点也定在他面前。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莫关山惊人的弹跳能力。


以及他在空中提起的,不合常理高度的膝盖。


全速冲刺让携带自身重力的莫关山在加速度的作用下动力猛得似颗出膛炮弹,他瞅准坦克下沉重心的瞬间,全力跃起,同时调动全身肌肉快速屈起右腿,让右膝盖不偏不倚正好怼上坦克的鼻梁。


 


球,理所当然没进;而坦克,也理所当然地躺倒在地四脚朝天。


裁判的哨声吹响,莫关山高举双臂颇为无辜地向他示意:“意外。他冲过来防守,我起跳时已经刹不住车了。”说完又弯下腰,拍上坦克脸颊的两巴掌带着不容小觑的力度,“嘿,兄弟,没事吧?”


被从地上扶坐起来时,大块头眼前还在泛黑。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把鼻子,居然他妈没流血!


从坦克盯着他的眼里读到“怪物”两字,莫关山心情可谓是愉悦非常:“你看,鼻血都没有。没事就好,要是害你受伤我可就过意不去了。”


 


基本上算是失去了坦克这个主力,余下的十分钟,赛场上除了贺天队频频得分,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哦,除了最后三秒贺天助攻莫关山的反手扣篮,将球场氛围推至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哨声再度吹响,贺天看着场边差距二十五的比分,忽然迫切地希望看到那抹鲜红。


转身,背景里的人潮统统化为乌有,留下的只剩正和寸头击掌、嘴角微翘的莫关山。


一股清冽的威士忌酒香蓦然闯入鼻间,贺天越过重重人影定定地望着他,心跳忽然间失了衡。


 


喂喂,这可有些不妙啊。


 


TBC.


 


 


【要放在以前…让我花这个篇幅写一场球赛…简直Mission Impossible…】

评论
热度 ( 1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