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贺红】Bull’s Eye-正中红心(1)

搓丸子的老卷毛:

 


※校园,ABO(硬核Omega)


硬核Omega借梗,原梗自围脖儿@长安雁不回,转梗自老福特 @守得云开见月明 ,授权请戳→这里


※在此劝诫大家谨慎交友——要不是这位大佬@鲸朝有酒鲨微熏对我锲而不舍不抛弃不放弃的激将与鼓励,就没有这个远古巨坑的诞生: )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阿先,欧欧西归我


 


 


周一,绝望的代名词,尤其对于初升高二不过短短一周的19中二年级学生。


亘古不变的升旗仪式给昏昏欲睡的校园更添一分死气,无人在意持续二十分钟的仪式间何人讲了些什么无关紧要的废话,只是在得到解散的命令那刻如同被抽离灵魂的丧尸浩浩荡荡地返回教学楼。


 


少去高一初到的青涩,多分高三临考的紧迫,被夹在中央的高二学生比起其他两个年级整体稍显浮躁,就连汇聚全年级尖子生的高二(一)班,也难免在散会后窝在教室里叽叽喳喳闲聊成团。


“贺天~”迎面袭来的栀子花香让正埋头在屉子里翻找的少年对来者的身份心下了然,他从容地摊开自备的课外习题册,展露的笑容礼貌又不乏清冷,“让我看看,又是什么不得了的难题能难倒我们大名鼎鼎的学习委员?”


“你就别损我了。”身着校服短裙的Omega女孩羞赧地后撩长发——无论多少次,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男性Alpha那温和笑容总能让她心神不宁,“嗯…就是你推荐给我的这本习题册啦,昨天那一章节最后一道大题我真的想了很久也解不出来…贺天你这么厉害,应该很快就知道怎么做了吧?能教教我吗?”


“没问题。”少年答应得爽快,执笔便准备在女孩带来的稿纸上演算,“我们先从题目给出的条件看…”


 


“请各位同学安静一下!”高二(一)班的班主任是位能力出众的女性Beta,此刻她正戴着那副不苟言笑的黑框镜站在讲台上维持秩序,“请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有事宣布。”


尖子扎堆的班级向来比较容易管理,学生们很听话,纷纷乖巧地各自归位息声聆听。


“待会儿下课再给你讲。”朝姑娘挤挤眼睛,贺天示意她先回位。


“是这样,”班主任清了清嗓,不知是否错觉,由于身高原因坐在最后一排的贺天凭借他过人的视力,在一瞬间从老师镜片后的目光里捕捉到一丝慎重——他下意识挺直脊背,毕竟能让自家见过无数大风浪的班主任露出这种表情的,定不会为小事,“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


 


被老师招呼着进来,门外那个转学生刚往教室里迈进一只脚,便在这处变不惊的班级里引发了一阵小范围的惊呼。


“他的头发是真的吗?!”


窃窃私语蓦然而起,胆子大的人下意识放开了声音。


处在话题中心的男生对周围因为自己发生的一切变故充耳不闻,神情漠然地走上讲台。


“大家静一静!”同一时间段第二次为秩序出声,贺天以为班主任会按照以往拿起教鞭敲桌示意,可她竟抬起双手——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她似乎在各方面都格外照顾这个新来的转学生,“停止议论!下面我们请新同学自我介绍。”


 


“我叫莫关山。”声音是意料之外的沉稳,略含沙哑,却又莫名透着股少年独有的清亮。


简短五个字,像给整间教室施了什么魔法,顷刻寂静无比。


停顿大概五秒,讲台上的高个男生回答方才的问题般加了句:“头发天生的。”


“很好,欢迎莫关山同学来到我们高二(一)班。”适时地结束这一环节,班主任扫视一周,最终把目光定格在最后一排独人独座的贺天身边,“贺天。”


“到。”黑发男生应声起立。


班主任显然对这位得意门生颇为信任:“你是班长,正好又没有同桌,莫关山就和你同座。你照顾一下新同学,帮他尽早融入新环境。”


“好的,老师。”欣然应允,贺天脸上挂着谁人都无法拒绝的微笑。


“去吧。”轻拍莫关山肩头,班主任在他耳边低语,“贺天是个助人为乐的好学生,有什么困难直接问他。”


微微点头,留下一句微不可闻的“谢谢”,莫关山径直走向教室最后。


“你好,我叫贺天,你的新同桌。”扭头友好地冲他打招呼,贺天有意放低声音,“今后请多指教。”


出乎意料地,不像其他被贺天主动搭讪就难抑激动的同学,莫关山只是疏离地瞟他一眼,点头以示回应。


嘿,识趣地收回看着那人的目光,贺天坦然地在心中给这位新同桌打下不及格的印象分。


 


早习很快结束,以学习委员为首,比往常更加密集的人群从四周涌向最后一排。莫关山踩着铃声起立,双手揣兜走出后门,与人流完美错开。


“贺天!”迫不及待凑上前来的女孩们围在桌边,冲贺天扑闪着好奇心爆棚的眼睛,“那个莫关山,你们有交流吗?他从哪转来的?性格怎么样?”


耐心地等姑娘们问完,贺天嘴角抿起一个颇为无奈的弧度:“很抱歉,我也不清楚,他似乎…不怎么愿意和我说话。”


“啊?怎么这样?”女孩们失望地表示不解,“有谁会不愿意和贺天做朋友呀?”


“就是嘛,贺天这么好相处!”


“我看那莫关山一脸凶相,说不定本来就是个不良!”


“你这么一说,配合他那头红发,更像了好不好!”


“这种人是怎么进一班的?”


“.…..”


 


早早走出教室的莫关山自然对这些关于他的风言碎语一无所知,少年寻摸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掏出手机按下快捷键。


“妈…”紧缩的眉头在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温柔女声时淡淡晕开,“我到班上了。班主任很照顾我,新同桌是班长,人也很友好,你别担心,还有…注意安全。”


 


以高二(一)班为首的学生都知道,新来的转校生莫关山是根人形冰棍,成天摆着张生人勿近的脸,与谁都不主动交谈。


但即使是根冰棍,大家也不得不承认莫关山是根养眼的冰棍,更别说这根冰棍还有着独一无二的显著特征。


于是他在转校第三天放学的傍晚,于距离校外几条街的某个巷子里和人打架的事迹,隔天便被人传遍整个年级。


“他果然是个不良!”目击女生言之凿凿,“一打五!他几乎毫发无损地赢了!”


“老大!!!”一班教室门外忽然传入嘹亮的呼唤,“三班陈寸!特来感谢您的救命之恩!顺便表达我对您的敬仰之情!以后您就是我大哥!我为您做牛做马,万死不辞!”


被三班那个在年级里好歹也算是个“人物”的寸头吵得头痛,贺天揉着太阳穴,斜睨身边这个趴在胳膊肘里睡得正香的人。


真是越发碍眼。


 


而作为艺术的来源,生活总是不乏戏剧性。让莫关山不出一周便在19中烂出大街的名声一夜翻盘的,是新学期第二周后的月考。


贺天向来对凑在成绩榜前叽叽喳喳没什么兴趣,年级前三很容易找,路过的时间足够看了。


可这次比往常密集许多的人影让贺天的脚步在八卦心的作祟下放缓。


“那个红毛,他居然排年级二十三!”


“不是吧?!他不是不良吗?!”


“会不会作弊了?”


“不可能,第一考场,灭绝监的考,没机会作弊。”


“我去,所以他真是凭实力进的一班啊!”


“哇,我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二十三,贺天眯了眯眼,亲眼锁定榜单上那人的名字,随即沉默地走向班级。


这个点教室里还没几个人,贺天从前门步入,一眼便瞥到末尾桌上那抹露出臂弯的红色。


勾起嘴角,贺天迈步向他走去。


 


这人,好像有点意思。


 


TBC.


 


 


【最终…我决定…两个名字都留下…】

评论
热度 ( 19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