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私人分赃] (六)

喜多禅野:

[贺天心生愧疚不说,另类阴招补偿报仇]


————————————————————
11.


     医务室的铁皮门被一脚蹬开,正在吃早饭的刘医生刚把猪肉包子塞的一嘴油,看到来人顿时噎了一下。


     “贺…贺少,您怎么来了,哪里不舒服?”刘医生紧张的问。


     “别咒我,我就来看看”贺天插着裤兜,随意的拨弄着桌子上的几本记录簿翻翻找找。


      刘医生捏着半个包子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喘一口。


      他是贺家以前的私人医生,贺天以前干的混蛋事儿,他多多少少是见识过得。哪怕这几年被他哥送到这里改好了不少,但还是令人忌惮。


     贺天翻弄记录簿的手指突然停留在一页上,若有所思的敲了敲。


     “这个…奥美什么抑酸还有这个什么铝凝胶,是什么药?”


      刘医生伸长脖子,顺着他指的那一行一看,说,“都是些治胃病的药,贺少你的胃……”


      贺天眸色一沉,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他不耐烦道,“说了我没事!”


      “啊…好的好的”刘医生揩了把额间冷汗。


      贺天临走时,推开门又回头嘱咐了句,“我就是过来看看,记着别在我哥面前多嘴”


      刘医生绷紧身体,重重的点了点头。


     ……
  
     三个月的封闭集训开始,所有的参赛学员以及教练都被隔离到了俱乐部北区的训练场里。


      一整天的高度体能集训后,学员们都累的虚脱,食堂里只剩了碗筷碰撞的声音,谁也没有力气多说一句话。


      突然“哐当”一声,在安静的食堂里显得特别突兀。


      只见李珂把餐盘摔的汤汁四溅,一张脸怒的通红,大吼道,“这他妈第三天了,到底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偷老子餐盘里的肉!”


      闻言众人一愣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又忌于李珂的势力,也都不敢笑的太明目张胆。


      这几天发生了一件怪事,每到晚餐,别人盘子里都是荤素搭配的良好比例,但李珂的盘子里的红烧排骨都离奇失踪,只有一堆青菜和豆腐。


      学员们都是一个时间段训练下课,说实话,除了见了鬼,谁也没有时间和机会能提前来食堂在他盘子里做手脚。


      李珂本来第一反应是怀疑莫关山,但他和莫关山都在一个组,抬头不见低头见,也从来没见过莫关山离开过,所以这个疑虑也打消了。


      莫关山抬起眼皮看到李珂时不时投过来的异样怀疑的眼神,侧开头翻了个白眼,低声骂道,“看个几把,又不是老子干的…”


      啃完最后一块红烧排骨,莫关山满足的打了个饱嗝,然后抱起粥来慢慢吸溜,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餐盘里的排骨骨头比旁边的人多了一倍。


      ……


      一个星期的体能训练结束,然后就是给各个组别安排教练开始对战训练教学。


      莫关山本来很是期待,直到那张高傲的有些臭屁的脸又出现在他面前。


      “接下来的训练,由我带你们轻量级组”贺天掂着两个拳击手套,眼神肃凛,嘴角勾了一个毫无笑意的弧度。


      谁都知道,贺天带队是最狠最严的,每段训练都有测验,测验不达标的学员,没有一个能躲得过他的拳头惩罚。


      学员们头皮一紧,心里皆皆叹息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了,可是又敢怨不敢言,一个个都蹙着眉头一脸苦相。


      莫关山更是倒吸一口气,默默退到队伍最后一排,把头埋低,尽量降低自己的纯在感。


     “操…真是躲什么来什么,这以后不得被他玩儿死!”莫关山暗自抱怨着,两撇淡眉拧成了一团乱麻。


      贺天眼神快速的扫视了一圈,然后落在队伍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抹顽味的精光划过眸低。


     他晃了晃手中的黑金拳套,压着声音说,“那个谁,出来,给我带上”


     学员们一头雾水,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贺天口中的“那个谁”到底是谁,可又怕贺天等急了发火,都互相推搡猜测着。


      莫关山一对上贺天的投射过来的眼神,顿时慌乱的将头埋低,紧攥的手心涔涔出汗,心里面将贺天的十八辈祖宗通通问候了一个遍。


     [这傻逼什么意思,又跟老子过不去,戴个拳套还让人伺候,有病!]


     “快点,别耽误大家时间!”贺天烦躁的催促着。
    
     “妈的!”莫关山暗骂了一句,抬头瞥了几眼周围各自嘀咕的学员,愤愤的咬紧了后槽牙,然后低着头在众人缓缓投射过来的惊讶目光中穿梭过去,走到贺天面前。


      贺天面无表情的把拳套扔到莫关山身上,“动作快点”


      “抬手!”莫关山绷着脸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动作利落的将拳套套在他的手上,然后扣紧腕带。


      贺天垂眸看着那一丛红发,心底深处开始微微发痒。


      不论是扣衬衣扣,还是扣拳套带,莫关山红着耳根,在他面前专注的模样,总是能让贺天恍惚掉心神。


      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似得。


     这个想法突然出现在贺天脑海里,将他吓了一跳,然后瞬间打消。


     其实,他也不是多想为难莫关山,可是当他看到莫关山像只兔子一样在队伍后面躲躲闪闪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让人提出来,逗弄一番。


      贺天是个享乐主义,兴致在即的事说做就做,全然忘记了前一阵子自己还对这个“拜金男”恶心的避之不及。


     他也完全忘记了那天早上离开酒店时,他在气头上对莫关山说的话。


      ……


12.


      似乎注意到了头顶传来地异样的注视,莫关山抬头对上贺天漆黑的瞳孔,微微一滞,然后嫌弃的撇开头,后退拉开距离。


      贺天悻悻收回目光,莫名一阵不爽。用力对了对拳头,他抬起下巴指了指站在第一排的李珂,眸色阴沉,“出来,跟我给大家做个示范”
   
      李珂干咽了下口水,身体僵硬的走出队伍,绑好拳套,做出进攻姿势。


      “准备好了?”贺天冷声提醒。


     “贺教,我…唔啊!”李珂话还没说完,就被贺天疾风卷袭般的一记直拳KO在地,蜷缩在地,不能动弹。


       莫关山站在旁边看直了眼睛,他没想到贺天出拳速度竟如此之快,甚至都没能看清动作。


      一想到那天早上自己自不量力的对贺天出手,他就心头一阵紧张。贺天明显是对他手下留情了,否则,可不只是被掀翻在床上的下场了。


      贺天站直身子,转了转手腕,低头看了一眼瞬间肿成猪头的李珂,一脸睥睨,挥了挥手让旁人把他扶了下去。


     莫关山看着人事不省的李珂,暗笑道,“真是活该…”


     ……


     “这就是你们这一个星期的训练效果?”


      学员们心悸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低下头,不敢说话。


     “直拳是最基础的动作,一般用于进攻或有意识退却时破坏对方动作,打乱对方阵脚,但也是夺取胜利的主要手段。”贺天双手背后,面色凝肃,“约瑟夫说过:掌握直拳技术等于掌握了拳击技术的80%。从今天开始,我们一项一项开练!”


      虽然说贺天这人顽劣且渣,但是在拳击运动这方面,确实让莫关山佩服。不仅对每个学员的弱点一针见血,而且指导的技巧和要点都很实用。
 
      专注于拳击和训练的贺教练,和那个在酒吧淫言秽语,咄咄逼人的贺天,简直判若两人。


      莫关山一记直拳锤在八十公斤的沙袋上,甩了甩短发上淋漓的汗珠,眼神飘忽到不远处指导动作的贺天身上。


      紧绷在脊背上的黑色运动衫,勾勒后背完美饱满的肌肉线条,抬臂挥拳的一瞬间,手臂上迸发出力量感十足的筋络。


       莫关山滚动了下喉结,脑子不自觉的回想起了那夜他环抱着贺天沉浮时,那种指尖碰触的触感。
     
     “预拉动作做满,拳头软绵绵的,你是没吃饭?!”


      突然贺天低沉的吼声响在耳边,将莫关山从失神中猛然唤醒。


     “脸怎么这么红,身体不舒服?” 贺天看到莫关山异常的脸色,一直保持严厉的眼神柔和了几分,“如果是胃疼的话你可以先……”


     “我…我没事!”


      被抓包走神本来就很丢人了,更何况是刚刚臆想的淫乱对象就在面前。莫关山心脏瞬间怦然大作,宛若有一把火烤在脸上。


     莫关山觉得自己怕是被贺天折磨疯了,不然怎么会突然想起…那种事!


      越想越羞愤,莫关山重新集中注意力,每出一拳,都在心里大吼一句,“傻逼贺天!”
     
      动作重新注入力量,沙袋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


      贺天磨着下巴上稀碎的几根胡茬,若有所思的盯着莫关山的背影,总觉得红发下面那段脖颈绯红的有些不正常。


      真有意思,明明让那个红头发小子不要来招惹自己,可是自己却偏偏总被吸引去目光。


      贺天转身一拳挥在旁边的一个沙袋上,击飞出去的沙袋正好撞在后面毫无防备的李珂身上。


      李珂痛呼一声,被撞倒在地。


      “抱歉,没注意到” 贺天佯装惊讶,语气自然的询问,“没受伤吧?”


      李珂扶着腰艰难被人拉起来,碍于面子和贺天,只能憋红一张脸,神色尴尬的笑了笑,“没事贺教…”


     “没事就好”贺天眯起眼睛,微微一笑。


      不过转眸间,余光精准的捕捉到了莫关山嘴角弯起的一抹笑意。


      ……


评论
热度 ( 2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