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團酷]Dis Aliter Visum_授權翻譯17

拳拳:

***在文章前的话:这部长篇小说是翻译自一名叫aionwatha笔下的”Dis Aliter Visum”,人物性格忠於原着,酷拉皮卡内心的挣扎和团酷间的感情都处理得很好,是一篇难得(没有坑)的高水平长篇同人小说。
百度贴吧亦有大大尝试翻译但断了更,因此我自食其力,但这不是甚麽容易的事情,因为这篇小说有108章节,一共298k字数,希望我对团酷的爱能让我坚持下去。
***周更,这部小说我用了两三天才看得完,字数多到想哭,所以请耐心等我翻译
***想看原文的小伙伴欢迎到以下网址:https://m.fanfiction.net/s/8683327/1/
***中後期大肉(这也是我翻译的动力




碎碎念:在百度找了一張很有趣的圖,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重點在右下角,表示一看還以為是芬克斯,直到看清楚腿毛才知道是... ...)











翻译君的话:咿嘻嘻嘻嘻嘻嘻,團子幹了大家想看到的事情




17.吻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整个早上都待在车上赶路,他们甚至没停下来吃早饭或午饭,只用一些坚果和水果乾裹腹。大约在中午时间,雨终於停了,云层渐渐散开露出蔚蓝色的天空。在阳下的照耀下,路似乎变得更通明了,路左面的大海也在闪闪发亮,当酷拉皮卡打开车窗时,海鸥的叫声伴随着海水的咸味扑面而来。两人一路往北行,远离南面的大城市後路方已经没甚麽其他车经过了。库洛洛十分享受在空无一车的道路上自由的感觉,抛开一切责任和担忧,他唯一需要考虑和担心的,是在野外和坐在旁边的少年共处一车的自己。酷拉皮卡和平常一样安静,他的书打开放在大腿上,但少年并没有在阅读,他正在看向窗外途经略过的树木,沉思的忧戚的表情挂在他漂亮的脸上。




漂亮-----这个形容词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库洛洛的脑子中了。那位窟卢塔少年很漂亮,如果不是认为那男孩会狠狠打走自己的手,库洛洛会用手指轻轻扫过对方的脸-----由上至下抚摸那完美的弧度丶感受指尖下丝绸般的触感,就像蜘蛛头目欣赏着那些偷来的名画一样。库洛洛把视线放回前面的路上,两只手都紧紧的握着方向盘。-----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感觉,他从来都是在遇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直接拿走,夺走它丶将他据为己有,在失去兴趣後便卖掉。但是蜘蛛头目现在不能这样对待旁边的窟卢塔族,他太有价值了,他太强大令库洛洛不会冒险吓着他。库洛洛喜欢站在刀锋上,紧迫着酷拉皮卡并在少年有所反应时收手,但库洛洛认为这件事不能经常发生,因为酷拉皮卡很少会真的生气或是受到惊吓,只是酷拉皮卡对不同事物的反应会令库洛洛想看到更多。




「我希望你能不要不断盯着我看。」酷拉皮卡过了一会後说,看向库洛洛。




库洛洛把视线放回前面的路上,他甚至没察觉他之後又再用眼角瞄向少年。


「我在看路,」他耸耸背:「我在驾车,不可能盯着你看。」




「你一直在用眼角看我。」




库洛洛快速地看了酷拉皮卡一眼,少年看起来没有生气,只是有些烦躁。男人再一次看回路上:「我可以回答你,你之前也不断看着我,我想我们都在尝试理解对方究竟在想甚麽。」




酷拉皮卡耸耸背,看回窗外:「我猜是这样吧。」




库洛洛需要努力压下想要微笑的举动,他猜不到酷拉皮卡会这麽快给予他回应,因为正常来说,对方只会对他耸耸背。突然一阵震动声传来,酷拉皮卡睁睁眼,因为安全带的关系他用了些时间才能把电话拿出来,幸好电话还在响。酷拉皮卡瞄了眼库洛洛,库洛洛点点头。-----认真的吗!酷拉皮卡不是他的囚犯,他根本不需要蜘蛛头目的同意才能听电话-----这个想法令酷拉皮卡在听到电话时的雀跃微微消退下去。




「你好。」窟卢塔少年接通电话时马上直入重点,不像有些人总是用些稀奇古怪的问候回答:「啊,雷欧力。不丶不,我很好,我现在在旅行中。」库洛洛记得「雷欧力」这名字,那男人是在酷拉皮卡捉住自己时充当司机的角色。库洛洛在过去几个月对雷欧力的认识又再加深几层,但没甚麽令人认象深刻的,蜘蛛头目几乎不认为对方值得自己去细想,但他听过关於雷欧力的不少传闻… …




是库洛洛这麽想,还是酷拉皮卡的声音在慢慢的变得温柔和有礼貌?




库洛洛微皱起眉头。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抽出时间。」酷拉皮卡飞快地瞄了库洛洛一眼,对方同样回视少年:「我知道,我也想见到你们三个,我尽量看看我能怎麽办吧,我不能承诺更多了。」所以,这与另外两个小孩都有关系了-----小杰·富力士和基路亚·揍敌客。两个天才男孩,同时无畏无惧。他们在库洛洛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明明还是那麽年轻,实力却十分强大-----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要求蜘蛛头目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给予一个解释,不是很多人会愚蠢到让他们做出如此的举动。「好,我会告诉你的。那个… …雷欧力… …」库洛洛看到酷拉皮卡又再看向自己,然後犹豫了一会,才把视线从蜘蛛头目身上移开:「你的考试怎样了?」他轻轻地问,接着是一阵停顿:「好… …我知道了,恭喜你。那好吧,我会再联络的。」酷拉皮卡挂断电话,他过了一会才从电话向上来。




「我稍後也会恭喜他。」库洛洛笑着说:「但我好奇他会不会想听到那从我口中说出的『恭喜』。」




酷拉皮卡看着库洛洛,耸耸背:「我觉得你不会在意。」说完便看向窗外。




「你说得没错。」库洛洛轻松答道:「我是不在意。」他们之间沉默下来,在车向北驶了几公里後,蜘蛛头目打破沉默:「我听说你们四个很亲密。」




酷拉皮卡坐直身体,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你从哪里打听到的?」




「那些跟你一同参加猎人考试的人身上,」库洛洛说:「我跟他们几个说过话,我要在从诺斯拉家族捉住你前更加了解你。不要露出这麽担心的表情,我只是和他们聊天罢了,他们没有受到伤害。」




「在某些程度上,我实在难以相信。」酷拉皮卡说着叹了口气。




「你伤害到我了,」库洛洛跟着酷拉皮卡叹气:「为什麽,你令我听起来像位冷血的罪犯。」




「你是。」




库洛洛咧开嘴笑道:「对,我是。」




酷拉皮卡惊讶的看着他,库洛洛用眼角瞄向少年,仍然在笑着。这是他们在一起以来最友善的对话了,而库洛洛发现自己挺享受的。过了一会,酷拉皮卡生气的别过脸,摇着头,沉默再度充斥着车内的空间。




「我也听过一个传闻。」库洛洛说。




「传闻?」酷拉皮卡歪头看着男人。




「是关於你和你那医生朋友的。」




酷拉皮卡微皱起眉头:「雷欧力和我?」




库洛洛点头:「对,和我聊天的考生都觉得你们… …异常的亲密。」




「我不认为这与他们有关。」酷拉皮卡说,他眉间的眉頭皺得更深了:「这件事和你也无关。」




「所以这是真的?」




酷拉皮卡捂了捂唇,眉头依然深皱,他的脑似乎反应不过来去让他思考应否回答蜘蛛头目的问题:「我们不是… …在一起,如果这是你所问的话。」酷拉皮卡终於答道:「虽然他的确告诉我他的兴趣。」




「用甚麽方法?」库洛洛现在感到十分有兴趣丶和高兴,他不会预料窟卢塔少年竟然会回应他。酷拉皮卡的脸颊微微变红,他别过脸看向窗外。「他是亲口跟你说吗?」库洛洛步步进迫,酷拉皮卡摇摇头:「那他亲了你?」沉默,少年没有回应,只有逐渐加深的脸上的红晕,蜘蛛头目几乎想用手触碰对方的脸-----酷拉皮卡再次点头。又一次,库洛洛没有想到对方会给予回应。




他们的对话似乎停下来了,库洛洛回想谈话内容,酷拉皮卡努力去找回自己的沉默冷静。这时候,圣桑的《天鹅》*1从车上的收音机播出,钢琴声像夏日的雨水般滋润清新,小提琴拉出的旋律犹如歌曲所歌颂的动物般优雅。酷拉皮卡闭上眼睛,倚在椅背上,库洛洛用眼角看向少年,好奇对方究竟在想甚麽。一曲已终,紧接着的是舒伯特的《小夜曲》*2,这些歌比较符合库洛洛的口味,旋律轻松愉快,听起来十分雀跃。酷拉皮卡张开眼睛,拿起他的书继续阅读。继小夜曲後是莫札特的《土耳其进行曲》*3。在歌曲播放完毕後,库洛洛转向右面的路,酷拉皮卡在留意地蜘蛛头目的举动後抬起头,好奇的看着他,但库洛洛没有解释,他看到不远处有个中途休息站,男人把车停泊在那里,停在粗壮高大的松树下,然後熄掉车匙解开安全带。酷拉皮卡疑惑地皱起眉,合上书把它放在仪表板上。




「为什麽停下-----」他没有说完之後的话。




库洛洛俯身过去,捉住酷拉皮卡的左手,将之按在他的大腿上。男人轻松地把对方想推开自己的右手向後推,库洛洛用手臂把酷拉皮卡的右手压在少年背後的车窗上,让酷拉皮卡没有防卫向自己打开一切。




库洛洛吻了他。




起初只是一个简单的吻,库洛洛的唇只是按压在酷拉皮卡的,他感觉到少年的僵硬和紧张,他尝试用手推开库洛洛,但蜘蛛头目当然不会让他这样做。他的唇更深入吻向酷拉皮卡,惹来酷拉皮卡从喉咙发出一声轻轻的丶局促的喘声,但之後他没有任何动作,没有再尝试挣脱库洛洛的手。库洛洛将酷拉皮卡的不再反拒视为邀请,双唇轻轻捂动,引诱酷拉皮卡作出回应。慢慢的,少年放松了下来,库洛洛的手指滑下对方右手内侧敏感的皮肤,一直到手臂处。酷拉皮卡微颤抖身体,轻轻的倒抽了口气,侧着脑袋令他们的吻更深入。库洛洛轻咬着他的下唇,然後退开坐回驾驶座上。他带上安全带,眼角瞄向酷拉皮卡,看着他僵硬着,唇依然微微张开-----湿润的-----因为刚刚的吻而少许变红-----看起来很吸引人。




库洛洛再度把车驶走,离开停泊处。酷拉皮卡反射性的拿起刚刚放在仪表板的书,然後看向他的同行者,眼里尽是疑惑:「你亲了我。」




库洛洛正在看向後面确保後面没有其他汽车前来,接着驶回高速公路,让沉默弥漫在他们之间一会:「对,我亲了你。」他终於说道,眼专注在路上。




「为什麽?」酷拉皮卡接着问,没有丝毫犹豫:「我相信这是情人之间才做的事。」




库洛洛对他笑了笑:「就说我在告诉你我的兴趣吧。」他让酷拉皮卡消化一会,继续把注意力放回车道上,但是他并不尽然在专注驾驶,库洛洛有很多事情需要思考。其中一样,是他很惊讶自己是多麽渴望去亲吻酷拉皮卡。起初他只是想得到少年所有的注意力,他知道他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但这是一个能令他卸下防范并在短期内得到效果的方法。更甚者,这可以将酷拉皮卡绑到自己身边-----库洛洛需要小心走每一步,否则有可能毁掉所有东西。对,他会慢慢地享受这游戏,小心翼翼的下每一步棋,然後再令酷拉皮卡对自己设下更多心防是退後一步。然而库洛洛没预料到的是,他接下来想加深两人之间的吻,再吻他一次丶直接他最後推开。蜘蛛头目看向酷拉皮卡,对方仍然直立着背坐在旁边,双目大大的睁开盯着前面的路,他看起来… …很惊讶,但不是惊吓,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徵兆。库洛洛专注於驾驶,酷拉皮卡仍然沉默着,对库洛洛来说,「思考出酷拉皮卡的想法」和「计划如何令窟卢塔少年成为自己的」都是非常令人头痛和兴奋的事,他很久没试过如此激动了,这个挑战真是又紧张又刺激。




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是库洛洛·鲁西鲁所策划的最大的抢劫行动了。




当然,他是盗贼之中的高手,如果他能小心地计划好每一步丶小心地走每一步,他会让酷拉皮卡成为他最强的盟友。若然酷拉皮卡最後还是反抗,库洛洛可以偷走他的能力并将他杀死,但这会是一大浪费,然蜘蛛头目并不想这样做。库洛洛驶过一块写着「新港口」的路牌,他们的目的地在外几公里内。终於,能走出车内一定会十分舒服。连续驾驶几天实在是太消耗精力了,但库洛洛很期待下车舒展身体,然後他们会在晚餐时间後进城,能赶上夜晚的那班轮船。




当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到达城镇後,酷拉皮卡依然没有动,但当他们驶进通往海滨区的车道上时,少年似是无力的半瘫在座位上,库洛洛瞥了他一眼。「我真不相信你,」酷拉皮卡终於沙哑着声音轻轻地道:「我真不相信你刚刚竟然这样做了。」




库洛洛的回答,是蜘蛛头目嘴上挂着的微笑。




TBC




*1:《天鹅》出自圣桑的管弦乐《动物狂欢节》,是三段式结构,主要由大提琴独奏,两部钢琴伴奏
*2:《小夜曲》出自属於浪漫时期舒伯特之手,采用和声上的变化细致的刻画出一对恋人中的心里活动,构成独特的浪漫主义的旋律
*3:《土耳其进行曲》是莫札特所创《A大调第11号钢琴奏鸣曲》的第3乐章
PS这三首乐曲的旋律都是为人熟悉的,可能有不熟悉音乐的小天使不太懂这些乐曲的名字,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上网找找看,听後一定会觉得似曾相识的(原来团长是喜欢小夜曲的那种人+:)



评论
热度 ( 119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微博被封此帳已失效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