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团酷/雷酷】《死生爱欲》2(架空,ABO)

琥珀川之夏:

少将库洛洛Beta、贵族后裔雷欧力Alpha、皇帝酷拉皮卡Omega


分级:R


前言:感觉需要预警的内容还有点多……让我想想啊:


生子,不洁(身心都不洁,洁癖勿入!),非典型性ABO性行为(B X O),半强迫性性行为,主要角色可能死亡(可能没有)。


----------------------------


 


6.


库洛洛换了一身正式点的衣服后进花厅时,酷拉皮卡正站在窗边眺望夜景。


潘德拉贡都城的夜景是出了名的美,庄园又在山上,从花厅的巨大锃亮的玻璃看去,满城辉宏灯火,复古优雅的都城建筑、现代严谨的副城结构,一览无余。远一点是深蓝色的伽蓝河,在金色的灯火中糅杂出一片沉静。伽蓝河岸是有巨大的摩天轮和林立的高楼大厦,摩天轮正对面的的高楼广告牌每天都有人表白。这是一座经历过无数淬炼后愈发生机勃勃的城池。


酷拉皮卡意识到一动不动站了太久,腿都有些麻木,他回身,落入了一双清明幽暗的眼中。库洛洛站在客厅的边缘,静静地凝视他,也不知道到了多久。


隔了五年再次面对面的两人,酷拉皮卡竟然不觉得有多陌生。时间对库洛洛特别怜悯,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于他只是阳光从庭院到廊下的细微光影变化。纵然有过猜疑有过忌惮,也在每一次视频会议中心思起伏,甚至,在热潮来临时呼唤过他的名字。


库洛洛这个从来都不能拿捏的人竟然也支撑着他在这个位子上坐了这么些年。


“好久不见。我很想你。”他从未改变过他的心,从始至终,他爱的都只有他一人而已。


库洛洛被他的直白搞愣了,半耷的眼皮抬起一些,意外地瞧着他。


片刻,他收回目光,示意酷拉皮卡入座。两人在窗前的沙发上相对而坐,酷拉皮卡面前的小电壶上放了一壶枸杞茶。库洛洛拿着玻璃茶杯给他倒了半杯放在手边。


“我不知道你能喝什么,哺乳期的话,就谨慎点吧。”他自己面前空空如也。


酷拉皮卡凝视着小巧的玻璃杯中色泽寡淡的茶水,端起喝了一口,淡声道:“我不自己哺乳,有乳母。”


“……”库洛洛觉得自己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平时在部下和同僚面前利索的嘴皮子这会没什么想说的。


事实就是,没什么可说的。


“有什么事你说吧。”他叹了口气,决定把话题从私引到共。


“古德里安在哪?”他要问问他的好将军,教训他“不要胡闹”的,现在待在哪。


“睡觉了。年事已高,熬不得夜。”库洛洛说完这句话后憋不住似的,露出一个别扭的笑容。


“就我跟你,少放屁。”皇族的良好素养在酷拉皮卡这个脾气暴躁的继任者身上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学院呆的那两年让他浸染了不少军人才有的坏脾气。当然,这些年又被磨掉了不少。“你直接告诉我,那封信,他写的还是你写的?”


库洛洛支着下巴侧头看他,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氛围确实不那么“君臣”。他回答:“叔父口述,我写的。”


“他人呢?”


“塞隆,没回来。阅兵式全权交由我负责。”


酷拉皮卡此刻已经不知道该气还是笑了。


“怎么?您要制裁我们的欺君之罪吗?”库洛洛饶有兴味地询问,眼里居然还有些跃跃欲试。


酷拉皮卡瞪着他,半晌,倚回靠背上。他问:“他依然耿耿于怀吗?”


库洛洛没有立刻回答。他起身去吧台后面的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以他穿着正装头发一丝不苟的造型喝着一听冰啤酒,然后走到窗边跃上窗台。


“算不上吧,我猜是近乡情怯。毕竟您的父亲第16代皇帝陛下已经逝去多年了。叔父他在哪里,做什么,回不回来,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还是恨我的父亲吧?”


“不敢,君臣有别。”


听到这句话,酷拉皮卡抬头看了库洛洛一眼。他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投去的那一眼,怀念,哀怨,依赖,眷念?


“此刻我跟你不是君臣,只是朋友。我今夜来找你,只是想和你聊聊天。”


库洛洛微微皱了下眉,他看了看酷拉皮卡突然发出一声嗤笑,坐直了身体。如果说从进屋到现在的他都是吃饱了的老虎懒洋洋地打着瞌睡,那现在的他便是睡醒了,身上锐利的气质一下就显出了端倪。


“朋友?聊天?酷拉皮卡,不至于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趣了?”


酷拉皮卡……这个名字,有多久没有被人唤过了。他一瞬间有些出声。


“我们战功显赫的老将军古德里安阁下一辈子对16代皇帝您的父亲死心塌地,至死不渝,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库洛洛把空掉的罐子扔进纸篓,倚回窗边。他说:“当然也有人说,布劳西斯家的人天生就容易被皇族吸引。比如古德里安,比如我的父亲,比如……我。”


最后那个字含在嗓子里一样含糊,但酷拉皮卡听见了,他猛地抬起了头。


库洛洛看着他慢声道:“你是来确认,我是否依然对你着迷任你差遣的吧?”


酷拉皮卡望着他冷淡的面容,只觉得酸涩感在心里冲撞。


“不是的,”他如此想着:“我很想你,非常非常想你,我怕错过这一次就要再等几年,我怕一辈子都不能多见你。”可没有一个字蹦出他的嘴巴。


“不是,”他说,“我想问问你,去年6月有人暗杀我未遂,狙击手还没离开皇宫就被抓住了,因为有人打断了他的双腿跟肋骨扔在路上,可是至今都不知道是谁做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


“再之前,罗德韦杰夫企图造反, 有一封匿名电报发给了雷欧力,他才能在罗德韦杰夫有所行动前将他击毙。你知道吗?”


“不知道。报道所说是帕拉丁奈特亲王英明神武。”库洛洛又恢复了那副懒洋洋的模样。


“还有两个月前,我生皇长子时难产,皇室的老医生都束手无策,最后是一位年轻的Omega医生想出了法子让我平安,可是在那之后他就没了踪影。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


“他姓鲁西鲁。”


“鲁西鲁是个平民姓氏,在圣菲尔瑞帝国姓没有上万也有成千。”库洛洛有些不耐烦,他站起身踱步到另一扇隔酷拉皮卡远一些的窗子旁。


“他长得很像从前姑姑身边的侍女。”酷拉皮卡跟着起身站到他身后,轻声道:“很像很像。”


库洛洛面对着窗外的零落灯火没有回答。酷拉皮卡上前两步,从背后抱住他的腰,道:“我也很想念琉克勒西亚姑姑。”


库洛洛僵硬了一瞬,又很快放松下来。他拉开酷拉皮卡的手,站远半步,道:“所以,你现在又要准备打亲情牌了吗?表弟?”


“我只是……你不要对我那么冷漠……”酷拉皮卡坚持地抱住他的腰,这次是正面。他说:“你不要,不要放弃我。”尾音带了一点柔软的上扬,像是一道哭腔。


他也确实哭了,眼泪自库洛洛肩上晕开。生产后的Omega连眼泪都带有奶香,顿时一室的伤感柔和气息。


库洛洛别开脸,半晌,叹了口气。他把手搭上酷拉皮卡的后颈轻轻抚摸,说:“算你狠。”


 


 


 


——tbc.——


我决定写成中篇了,求爱求鼓励。


 

评论
热度 ( 67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琥珀川之夏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