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贺红】眼前一“亮”(下)

搓丸子的老卷毛:

 


 


※在一起日常设定,梗戳→这里


※私设如山


※原创人物有


※人物属于阿先,欧欧西归我


 




前文:(上)




 


新工作步入正轨,莫关山的生活开始变得忙碌且充实。


导致的结果,就是“家里蹲”的那位生活质量直线下降。


“莫仔…”电话里贺天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你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吗…”


“不回。”手上的项目接近尾声,莫关山夹着手机,忙得焦头烂额。


“我想吃土豆炖牛肉…”莫关山几乎能脑部出贺天咬着抱枕缩在沙发上滚来滚去的可怜模样,“你自己去我们去过的那家店吃,或者点外卖。”


“可是我想吃你亲手做的…”委屈巴巴到这份儿上,放在以前莫关山肯定二话不说答应了。


“再过两天,等我手上的项目结了。”感觉手机有从下巴颏隐隐下滑的趋势,莫关山干脆结束通话,“打电话定个餐,不要试图炸厨房,老公很快回家给你炖牛肉,听话。”


任凭手机“咣当”一声落桌上,莫关山扭了扭脖子,视线就这么不经意地和四周看似认真工作实则伸长脖子的同事交汇:“看什么看?”


整齐划一地学乌龟把头缩回去,莫关山甚至隐约听见斜对面黄鹂忿忿的嘟囔:“...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老天还我那个懵懂可爱的小莫莫…”


“你一个人在那嘀咕什么呢鸟哥?”


“莫毛毛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会觉得你人畜无害。”谁知道这幅干净的皮囊下隐藏着这么一条毒舌——直到遇见莫关山,设计策划部才算真正见识到人的外号还能起得如此生动真实难听却又无法反驳。


“过奖。”


 


项目结束的那天,莫关山惦记家里那只狗鸡,刻意压着组内庆祝聚餐的酒量。时针由六转向八,莫关山摆摆手道了句“家里还有人饿着”,便挥挥手先行离开。


几个人开了瓶红酒,莫关山其实没喝多少。拎着土豆牛肉从超市出来时意识尚且清醒,可等出租车驶到家楼下,推开车门被风一吹,整个人就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尝试数次才将钥匙捅进插孔,莫关山头昏脑涨地扫了眼沙发上盘腿抱着笔记本的黑色背影,心领神会地读懂了他无声的控诉:“…抱歉,和同事…庆祝了一下。你…等着,我去给你做土、土豆炖…牛肉…”


嗓音里透露的醉意让生着闷气的贺天一把扔掉笔电,翻过沙发大迈两步接住了门口摇摇晃晃的人:“...怎么喝这么多?”


“没…就、就两杯…”靠在贺天身上,鼻腔里满满的熟悉气味使莫关山无比安心,“红的…后劲有点大…走,去厨房…小爷给你露...两手…”


接过莫关山手中快要拎不住的塑料袋,贺天瞥见牛肉保鲜膜上泛起的雾水,心中的不悦和酸劲统统化作似水柔情:“喝成这样还去超市?”明明是质问,却被演绎成娇纵轻斥。


“不是你…嗝…三天两头喊着…要吃炖牛肉…的吗…”趴在贺天怀里,几乎睡着的莫关山心安理得地享受这温暖宽阔的胸膛,“...狗鸡…几把天…吃货…馋死你算了…”


搂着缓缓睡去的恋人,贺天把鼻尖埋在他的发旋里,低低地笑。


 


多亏贺天的醒酒汤,莫关山第二天到公司时头疼减轻了许多。


“...早。”无精打采地穿过办公区,莫关山无暇顾及同事们看着他的复杂眼神。


八卦、羡慕,更多的是理解与不舍。


“...小莫莫,”轻手轻脚地走到莫关山身边,黄鹂拍了拍他的肩,“老李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


“啊?”揉着跳动的太阳穴,莫关山反应比平时慢半拍,“…哦好。”


 


透过玻璃门,莫关山奇怪地朝空无一人的总监办公室里望,最终还是决定先进去等。


口袋里手机铃响,莫关山按下接听键,老李的大嗓门清晰地传出:“阿山啊,我现在碰到点急事在别的部门。叫你来我办公室呢,是准备和你谈你职位变动的事。我估计再有个十分钟就能回来,调动文件在我桌上,你自己先拿了看看。”


职位变动?应付下老李,莫关山走至桌前,万分疑惑地执起桌面正中摆放整齐的文件夹——是从人力直接下放的调令,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将他从设计策划部调至行政部,任职部门中层。


读完整份文件的莫关山简直一头雾水。这个调令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仅针对他?就算是调动到别的部门,莫关山就算再傻也能看出来自己这是升职了;况且相反他明白得很,一个新来没多久的小员工突然从忙到鸡飞狗跳的执行部门被调转去做相对清闲许多的行政工作,外加跳级升职,怎么看都有人在背后搞鬼。


于是正义的小莫仔放下调令,掏出手机给老李回电。不搞清楚个中缘由,他不可能稀里糊涂地接受这么不合理的安排。


可有时候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偶然,就好比莫关山在拨号过程中冷不丁随意一瞥,正好在办公桌角落里乱七八糟一堆文件中突出来的某页纸上一眼瞄到两个再熟悉不过的字。


似乎被冥冥中某种力量驱使着挂掉电话,莫关山鬼使神差地抽出那张纸连着的厚厚一沓文书。


 


「封面:《TS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章程》


首页:法定代表人—x丘


股东—贺天,控股75%;xxx,控股…」


 


“哎呀,抱歉阿山,让你久等…”风风火火赶回来的老李差点被那阵红色旋风刮得丢了眼镜,“哎?!这孩子这么着急去哪…”


 


以往忙得脚不沾地的人力资源部刚经历过最新一次招聘,部门老总正美滋滋地端着冒热气的清晨咖啡,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清闲。


然后“砰”的一声撞门巨响,咖啡晃洒在裤子上。


“...是谁门都不敲就这么闯进我办公…是小莫啊,来坐坐坐,找我有什么事?”


愧疚稍稍压下些满腔怒气,略微冷静的莫关山缓了缓脸色,连忙抽出几张餐巾纸递过去:“...抱歉,王总,是我的疏忽,我应该先敲门再进来。您…没被烫伤吧?”


“没有没有~”王总——应聘莫关山的首席面试官,笑盈盈地接过他递来的纸巾,蹭去那一小块洇湿衣料的水渍,“咖啡放半天早凉了,没事儿,别担心。倒是你,这么着急有什么急事吗?”


“既然您这么问我就不绕弯子了。”双臂直撑于桌沿,莫关山以一个压迫性极强的姿势质问被他吓愣在座椅上的王总,“我想请问您,面试那天我交给您的信封里,到底写了什么?”


 


 


“穿这么正式要到哪去?”借助镜子瞄了眼身后正打领带的白发男人,贺呈忍不住转身解开他脖子上那条系得歪歪扭扭的领带,“打不好就别硬打。你不是最讨厌系领带?”


“还不是多亏了你那戏精弟弟?”放弃与脖子上的长布条继续作斗争,丘哥朝面前眉眼低垂的黑发男人翻了个白眼,“为了瞒着小红毛非要在TS法人栏写我的名字。这不送佛送到西,老板总要时不时露个面,至少在被揭穿之前帮他把戏做足吧。”


“哼。”鼻间轻哼出一个气音,贺呈满意地捋平自己的杰作,“那丘总介不介意此行多一个同行者?”


“稀奇。”听到这个回答,丘哥挑着眉颇有些意外,“贺董事长,这是要下乡视察?”


“体恤民情。”毫不在意被调侃,贺呈耸肩,欣然接受。


 


“丘总视察很低调啊。”命司机把车开到停车场,贺呈和丘哥独身在公司大门口下车。


“走个过场没必要搞那么大排场。”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大厅,径直走向前台。


“丘总好!”前台小姑娘眼特尖,老远就认出来者,“请丘总稍等,我马上通知王总!”


“不用了,”摆手制止了她,丘哥不在意地摇头,“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你们继续忙,不用紧张。”


“好的丘总!”整齐划一地朝他行鞠躬礼,重新直起身的小姑娘们这才看清刚才被丘哥挡住的人,“贺?贺总好!”


“嗯。”朝几个惊得几乎失了方寸的小丫头点头致意,贺呈戴着墨镜面无表情,“我也是顺路,跟着你们丘总过来看看。你们继续忙,不用紧张。”


“好、好的贺总!”目送两人消失在电梯口,女孩们再也掩饰不住八卦之心,纷纷兴冲冲地在公司大群里透露这一重磅消息。


 


王总办公室里,莫关山正捏着王总从保险柜里取出被保存得完好无损的信封,信封内纸条上的五个大字气得他浑身颤抖。


“小莫啊…你听我说…”见证莫关山拿到信封打开后,从不可置信到震惊再到暴怒的全过程,王总陪在莫关山身边,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又不知所措,“贺总这么做,一定是有为你好的理由…”


“王总!王总!”未曾想在这节骨眼上,王总的秘书又火急火燎地跑进来通报,“丘总和大老板来公司了!!!”


“贺总?!!”惊出一身冷汗,王总连忙拾掇好自己率先迎出去,走前还不忘安抚莫关山,“那什么,小莫啊,你先别气,在我这喝喝咖啡坐一会儿,稍等我一下很快就回来啊!”


 


作为TS公司人力资源部一把手,王总当然明白秘书口中的“大老板”指的是谁;可莫关山就不一样了,满脑子全被“股东贺天”和信封内容占据的他,在听到“贺总”二字的瞬间怒火直冲天灵盖,二话不说抄起小信封就往楼下跑。


丘哥说来露个脸还真就只是晃了晃,王总甚至连人都没逮到,他们就已视察完毕下到大厅。


“你这个流程真的走得很敷衍。”跟在丘哥身后,贺呈毫不掩饰他的讽刺。


“我快被你打的领带勒死了。”难耐地扯松了些,丘哥逮空透了口气,“我能帮贺天演这么久的戏已经仁至义尽…嗯?”


余光瞥到一抹无法忽视的红色,丘哥停下脚步,侧身看着不远处迈着大步走过来的莫关山,忽然get到此行唯一的乐趣:“你看那是谁?”


顺着丘哥的目光望过去,即便没见过面,贺呈也凭借那一头出众的红发第一时间判断来者的身份。


 


深呼吸做好打招呼的准备,丘哥着实没想到朝自己走来的莫关山会与他擦肩而过。


“站住。”拽着他的胳膊把人拉回来,丘哥在对上那双气势汹汹的红色瞳孔时,莫名被激发骨子里的某种好战因子,“见到领导招呼都不打一个,这么没礼貌?”


“你谁?”放在平时,莫关山断不可能对任何一个出现在公司的陌生人这般粗鲁,可今天情况不同于往常。


“连我都不认识还在这里上班?”好笑地上下扫了扫眼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红毛,丘哥故意露出不认同的目光,“新来的?”


“丘总!”王总气喘吁吁的声音在三人身后响起,莫关山回头盯着丘哥,半晌憋出一句话,“你是贺天朋友?”


丘哥挑眉不说话,倒是王总的到来打破了诡异的气氛:“贺总丘总,您二位视察怎么派人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呢?我们好早些准备呀!”


贺总?莫关山这才注意到丘哥身后还站着一个人,虽然带着墨镜,但那人怎么看怎么眼熟,明明没有见过。


“你是贺总?”盯着他看了半天,莫关山终究还是没忍住。


“这位是H集团的董事长贺总。”王总化解尴尬的语气里略带一丝斥责,“众所周知,我们TS公司是隶属于H集团旗下的文化产业,贺总本人今日能莅临,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啊哈哈!”


“你是…H集团的董事长?”突如其来的信息量太大,莫关山瞬间无法做出反应。H集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自己一直工作的公司居然仅仅只是旗下万千产业的一家;而堂堂集团董事长会亲临这家小分店,这意味着…


“看样子你想明白了。”将莫关山变幻莫测的表情尽收眼底,贺呈取下墨镜,率先朝莫关山伸出手掌,“初次见面,我是贺呈,终于见到你本人了。”


低头盯着对方的手,半晌莫关山将之牢牢握住:“刚才是我失态了,很高兴认识你,贺总。”


能让贺呈感到意外的人很少,不按常理出牌的莫关山就算一个。和丘哥交换了一个眼色,贺呈挑着眉重新看向莫关山:“我以为你已经理清个中关系了。”


“没错。”莫关山点头,眼睛却看向他身后,“不过这是在职场,我们尚且是上下级关系。”他随手从身边宣传架上取下一本公司宣传册,“更正式的家庭拜访,等揍完你弟弟,我会亲自上门的。”


 


穿了一身运动休闲装来公司给莫关山送落在家里的文件,贺天正倚在前台和几个小姑娘挤眉弄眼,暗示她们在公司另一个剔除某位成员的大群里让全员做好演戏的准备,突然就被某个方向袭来的不明飞行物砸中脑袋。


吃痛地抱头,贺天苦着脸一眼锁定向他急速奔来的黑脸红毛,超强的求生欲促使他撒丫子就跑:“莫仔?怎么了莫仔?!我是来给你送文件的!”


“贺,天,我,艹,你,妈!!!”顺手从地上抄起刚才击中贺天的宣传册,莫关山再次将它精准地砸中落荒而逃的某人后背。


“怎么了嘛莫仔?!”抱着大厅兜圈子,贺天在跑过贺呈和丘哥时才发觉两人在现场,“帮我!”


“都别拦我!”莫关山显然听见了贺天的求救。


“没打算。”丘哥瘫着脸回了句,贺呈则默契满分地后退一步,给他留足行动空间。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内,TS公司上下每一位员工,均切实听到了来自老板的凄惨嚎叫,以及彻底见识到了老板娘的骂人功底。


“我就说,”黄鹂坐在办公桌前,翘着腿和身后的叶柳吐槽,“小莫莫的纯良全他妈是装的。”


 


“?”任由自家弟弟当着员工的面被家暴,贺呈腹诽他自作自受的同时,发现丘哥脚边的白色小信封。


“从小红毛身上掉的?”抽出半开的信封内露出半截的纸,丘哥表示他绝不是因为八卦才偷看。


纸条上躺着五个大字,龙飞凤舞的跋扈字迹一看就知道出自谁人之手。


 


 


「贺天我老公」


 


 


END.

评论
热度 ( 187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搓丸子的老卷毛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