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零酱~

互fo请私聊,本身就是个不会写文,满脑子骚操作的家伙_(:зゝ∠)_
转了好多大大的文图,只是为了自己储存而已,大家都去原po那里点小蓝手,小红心吧www

【别离。】be向。贺红。

丸子吃不到樱桃:


莫关山要结婚了。

贺天是从见一口中得知,对方是个温婉卑谦的女人,经人介绍认识,在一起相处了半年,在今年开春的时候领证,两个月后,就要举行婚礼了。

挂断电话后,贺天打开烟盒,烟拿了又放下。

几秒后,烟盒在他手里被揉捏成了一团,掌心里全是土色的烟丝。

半年前。

四月,草长莺飞,樱花遍地的季节,整个城市跟穿了新衣服一样,花开烂漫,到处都是缤纷的颜色,非常浪漫的一个季节,莫关山却就在这样美丽的春天里,遭遇了心爱之人的背叛。

出差故意提前回来一天,是想给整天都在抱怨的某人一个惊喜。

可当他拉着行李箱小心翼翼的用钥匙打开家门后,玄关别人的鞋子,还有客厅沙发上的内裤,领带,屋子里还有着一股浓郁的香味,莫关山呆呆的站着,手上还拿着其他男人的衣服,心一瞬凉的彻底。

然后,他看到他们卧室的门开了,他的爱人赤裸着上身从里面出来,脖子上有一个鲜艳的吻痕,下半身围着块浴巾,看到他,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

“………毛毛?”

莫关山夺门而出。

他一口气跑到楼下,剧烈运动后忍不住心口的恶心,弯着腰在垃圾桶旁边干呕了许久。

被他抓了个现行的人渣姗姗来迟,嗫嚅着站着一旁道歉,说着冠冕堂皇的借口,前一晚参加宴会,酒喝多了,对方故意勾引,才发生这种事。

男人发誓赌咒的不停强调,他醉了,误以为男人是他才一时糊涂,那人也有一头珊瑚色的发色,他看差了,醒来之后发现却早已来不及。

“毛毛,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男人有着一头黑的像泼了墨的黑发,双眸狭长而又闪亮,笑起来时就像里面有钻石在发光,绚烂夺目。

他也就像是发着光的宝石一样,无论时间过去多久,身边的追求者从未减少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显得愈发的成熟,吸引力更甚。

但莫关山从不担心,他打心底的相信这个男人,相信他可以处理好这样的事情。

因为从他们认识开始,那样充满魅力的他曾为自己拒绝了无数的青睐,一直处在自卑之中的莫关山一点一点打开了心扉接受这个追求他的男人,在一起的过程并不美好,可他们之后获得的幸福是双倍的,莫关山一直以为,对方,就是他想要的一辈子。

贺天,他深爱的男人。

这个几乎让莫关山付出了所有努力和勇气想要和他在一起的男人,口口声声说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的男人,就这么轻易的背叛了他。

莫关山怎么都无法原谅。

好友寸头知道了劝他,贺天也不是故意的,对方有意勾引,哪个男人能轻易的做到柳下惠,如果换做是他,也能确定以及保证能肯定坐怀不乱吗?

“这年头,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的人比比皆是,什么年代了,不光要防着女人,男人也不能放过,那个欠x的一门心思要勾引贺天,酒又喝多了,他又想你想的厉害,你可以怪他酒后乱性,但你不能怪他故意出轨啊。”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这个男人是爱你的,他犯了错,改过自新就好了。

白话说说都是挺简单的,但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人。

莫关山心里有了这块疙瘩,怎么能三言两语的说不在意了就不在意了。

他试着做到放下,随着时间的逝去,他也试着不去想这件事了。可之后跟贺天亲热的时候,他就脑海里每每回忆起那天推开门后看到的场景,贺天脖子里的吻痕颜色鲜艳,触目惊心,提醒着那一晚他和别人有多么的激烈,他心不在焉,贺天再热情也被身下人的冷淡如迎面泼了冷水般,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交流也越来越淡,就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几个月后,莫关山向贺天提了分手。

贺天一开始还不同意,但莫关山一句“现在的你让我恶心透了”让男人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如鲠在喉,莫关山拉着行李箱从贺天面前走过,他想伸手去拉的,但那双手,看着那袭决绝的背影,却没有任何力气。

他们分手三个月,莫关山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之中,不想听到了贺天早已有了新欢的消息。

新欢,就是之前那个缠着贺天不肯放的男人,大学毕业刚不久,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贺天变成了莫关山曾经最厌弃的纨绔子弟模样。

见一说,他这何尝不也是一种发泄难过的方式呢?

莫关山听着只想冷笑。

因为他对那个男人,是彻底的失望了。

之后,他离开了那座城市,远离了贺天,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

莫关山自认为拿得起放得下,不过一个贺天,他能忘记他的。

半年后,整理好自己感情的他接受了母亲的相亲安排,女方虽然并不出众,可安稳踏实,过日子什么的再合适不过,离开了贺天的大男子主义,莫关山觉得自己终于能像一个男人顶天立地,日子过的平静,无大风大浪,这就是他一直向往着的所谓的生活。

和贺天在一起,注定是不能细水长流的。

过去的,就让它成为过去吧。

他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婚礼在六月,很快就到了,莫关山请的人并不是很多,在一家温馨而又精致的小酒店举行,虽比不上大排场那般隆重,但也精致美好,新娘脸上幸福的笑容是伪装不来的,莫关山看着以后要陪他度过一生的女人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这般干净纯粹,他也被影响到,目光里的笑意浅浅,正好装得下一个女人的影子。

“既然来了怎么不去祝贺一声?”

见一应邀来参加婚礼,出来接个电话,看到了眼熟的车,过去敲了敲车窗,看到脸色惨白的贺天。

“这么放不下,当初就不应该放手的。”

贺天掐灭烟头,笑了笑。

“我尊重他的选择。”

男人的笑溢满了苦涩。“我也的确不应该被原谅。”

见一摇了摇头。

他唏嘘道:“是啊,你自己作孽,怪不得谁。”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见一很快就走了,贺天一个人坐在车里,听着礼堂里响起的婚礼进行曲,眼眶渐渐湿润。

忽然,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得厉害,心脏都要崩裂的错觉,好不容易止住了,掌心一片红色的血丝。

苍白的唇染上了些血色,后视镜里的男人,就像一个触碰着阳光的吸血鬼一样,即将逝去生命之时,绽放着他此生最美的模样。

贺天看着礼堂的方向,轻轻念着:“莫仔,要幸福啊。”

而此时,莫关山也进行着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和新娘交换结婚戒指。

在神的见证下,与眼前的女人厮守一生。

礼成后,牵着新娘的手出来,驱车前往酒店,莫关山在婚车的前盖上发现了一朵花。

夹在雨刮器中间,一朵淡蓝色的小雏菊。

被雨吹的不住的飘摇,莫关山拾起它,看了看四周,以为是哪个亲戚的小孩儿觉得好玩弄上去的,不甚在意,丢弃在了地上。

旁边的女人却捡起了那朵雏菊。

“雏菊是好的象征呢,它的花语你不知道吗?”

莫关山整了整领结,“我不在意这些。我也不信。”

女人挽上他的胳膊,把擦干净的雏菊插在了莫关山胸口,和礼花放在一起。

她解释道:“雏菊的花语是默默守护,代表着美,幸福,和平和美好的希望。”

莫关山帮女人拢好头纱,笑笑应着,“是吗。”

坐在车里,他也一时感到好奇,就搜了搜雏菊的花语。

一朵花,不同的颜色纷纷带着不同的意思。

隐藏在心中的爱。

默默守护。

我爱你你却不知道。

而莫关山捡到的这朵是蓝色的。

淡淡的蓝,就和天空的颜色一样。

莫关山很快就查到了。

蓝色的雏菊。

意味离别。

男人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顿觉无聊。

但也觉得这么大好的日子,这花的彩头实在是不怎么好。他打开车窗,让风卷走了手间的花,落在了乡间田野小道旁。

和天上的雨丝,一起尘封在了泥土里。

【完。】

评论
热度 ( 147 )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丸子吃不到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
TOP